首頁 > 巴彥淖爾新聞 > 正文

黃河生態補水“救助”烏梁素海——烏梁素海生態治理見聞

新華社呼和浩特9月22日電題:黃河生態補水“救助”烏梁素海——烏梁素海生態治理見聞

新華社記者劉詩平

黃昏時的烏梁素海(9月5日攝)。 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

離開扎陵湖和鄂陵湖后,九曲黃河向東奔流約3000公里,來到了另一大淡水湖——烏梁素海身旁。記者近日在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境內的烏梁素海采訪時看到,為“助攻”正在進行的烏梁素海“生態保衛戰”,部分黃河水離開主干道,以應急生態補水的形式,拐彎流進了正在“生病”中的烏梁素海。

黃河生態補水“救急”

黃河水利委員會提供的資料顯示,截至9月16日,黃河今年已向烏梁素海進行生態補水4.18億立方米,完成了全年計劃任務的74%。與此同時,烏梁素海向黃河退水5.27億立方米。

河套灌區排水咽喉工程——紅圪卜排水站利用灌溉間歇期對烏梁素海實施生態補水(9月5日無人機拍攝)。 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

記者本月上旬在紅圪卜排水站看到,這個承擔著200多公里總排干溝沿線地下水、農田灌溉余水及山洪退水任務的河套灌區排水咽喉工程,正在利用灌溉間歇期對烏梁素海實施生態補水。

“通過生態補水,烏梁素海海區水位升高幅度較大,加快了海區水體流動,蓄水量增加,海區水體達到充分稀釋,水環境轉好效果明顯,并且通過稀釋凈化后退入黃河,確保置換水質安全。”烏梁素海生態保護中心副主任包巍說。

這是烏梁素海濕地(9月5日無人機拍攝)。 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

烏梁素海曾被譽為中國的“北方之腎”,是西北地區重要的生態屏障,但如今湖面已從新中國成立前的800平方公里萎縮至約300平方公里,尤其是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,烏梁素海成為城鎮污水、工業廢水和農田退水的“收容站”,生態不斷惡化,水體廣受污染,生態功能退化,生物多樣性減少,形成重大生態隱患。

為促進烏梁素海生態改善,從2013年起,黃河每年經紅圪卜排水站向烏梁素海生態補水2-3億立方米,2018年增至5.94億立方米,今年計劃應急生態補水5.65億立方米。

水質變好鳥類增多

一只水鳥在烏梁素海蘆葦叢中飛翔(9月5日攝)。 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

通過生態補水等治理,烏梁素海水質有明顯改善,湖區自凈能力提高,魚類、鳥類數量回升。

乘船行駛在蘆葦處處的湖面上,清風拂面,湖水相對干凈,不同種類的水鳥或飛翔、或游弋、或潛泳捕食。

隨記者察看湖面環境和生態狀況的馬海明,從小生活在烏梁素海周邊,堅持鳥類保護30多年,見證了這里的生態變化:從當初的水質良好、魚類眾多、鳥類群集,到后來的污水橫流、魚群罕見、鳥類減少,再到如今的水質改善、不常見的鳥類種群紛紛出現。

黃昏時烏梁素海里的水鳥(9月5日攝)。 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

“生態環境改善了,鳥的種類和數量也增多了。你看,草鷺、赤麻鴨、灰雁、疣鼻天鵝……”馬海明說,經過監測發現,烏梁素海的鳥類已達到260多種,其中國家一級保護動物7種、二級保護動物40多種。

多管齊下的“生態保衛戰”

黃河生態補水烏梁素海,只是救急。烏梁素海生態治理是個長期而艱巨的過程,需要綜合施策、科學治理。對此,一場立體的“生態保衛戰”已經打響,點源污染、面源污染和內源污染治理正在全面展開。

一只疣鼻天鵝在烏梁素海中游弋(9月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

巴彥淖爾市委書記常志剛表示,在城鎮和工業園區,實施點源污水“零入海”工程,做到城鎮污水和工業廢水全收集、全處理,今年年底前不再排入烏梁素海;在河套灌區,開展控肥、控藥、控水、控膜,減少農業面源污染;在烏梁素海湖區,開展內源治理,除了生態補水之外,實施入湖前濕地凈化、網格水道、蘆葦加工轉化,促進水體循環,改善湖區水質。

此外,在流域上游烏蘭布和沙漠加快建設國家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,減少泥沙流入黃河,阻止沙漠侵蝕河套平原;在湖區周邊全面開展礦山和草原生態修復。同時,積極爭取恢復黃河故道引水功能、推進河湖水系連通項目,徹底消除烏梁素海生態隱患。

[責任編輯:孟捷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后二精准计划软件